Photobucket

這段日子一直在忙碌,為的就是想盡力把胡老師托付的畫冊工作做到最好。

胡老師早年到香港學畫,師從陳海鷹老師。陳老師跟隨有著“東方林布蘭”之稱的人像大師李鐵夫(1869-1952)老師習畫多年。而李先生則是威廉•梅里特•蔡斯(William Merritt Chase. 1849-1916)及約翰•辛個•薩金特(John Singer Sargent. 1856-1925)的門生。我也是因為蒐集這本畫冊的師承資料才得知這些人物原來赫赫有名,在畫壇享有一定的地位。

胡老師畢生投入繪畫,大半生過去了,近年才在畫壇展露實力,他的作品逐漸受到肯定並廣泛被買家收藏。這本畫冊裡將會收錄他自選百餘幅歷年的作品,打算在下個月出版的時候,再為師祖陳海鷹老師獻上,作為一位學生感恩老師多年教誨的謝意,更多的是一種亦師亦友、如父同子的半輩情誼。

怎料就在前天(07/06/2010)輾轉接到老師傳來的消息,說陳老先生已經病逝…

我一直在忙,即使傷感也沒怎麼影響了畫冊設計工作的進度。直到必須重新編輯師承表資料,在陳海鷹老師的出生年份1918之後,加上2010的時候,那深深深深的遺憾,才如洪水來襲….

ps: 生命中的遺憾又添一事…

Advertisements

Photobucket
我只想說,如果…
我寧願沒有如果,就讓一切都不曾發生…

要是,一段感情,真相大白後,
完全不配稱之為感情…

我認輸了,
徹底的輸了,
而你,卻只能夠贏得那兩個字:
骯髒!

註: yahoo~

Photobucket

(i)

就在農曆新年前夕(11/02),忙完公事後我忽然決定不趕著回家,陪K喝一杯咖啡。
會簡稱他為一個英文字母是因為我知道他向來行事低調。
我們已有很久沒有那麼放下公務,坐了下來好好的聊。
K貼心的提點著我一切他看在眼裡的事;我也毫無保留的說明了我的觀點與展望。
從健康觀念到未來的規劃,身為長者的他,都一一的給予引導…
兩個成年男子之間難得有那麼坦然的交談,恰似這一客咖啡。
晶瑩剔透、卻散發著香醇…

(ii)
一如往年,我接到黃老大的邀約,到他家去聚餐。
餐桌上的食物更勝往年。文彬和蓓妮,還有五月出世的小公主,外加大公子。場面更是壯觀!
酒酣耳熱(是的,我喝了茅台)後,我們移師到了房裡,黃老大讓我看看他新買的netbook…
難得大公子也不在,我們好好的聊了好一些。
黃老大未來的動向,身邊朋友的現狀,還有好多好多…
以致,原本打算趕在跨年之前回到家裡的我,準時的爽約了。

註:我沒有兄長,謝謝這兩位常常給我一絲絲當小弟的福氣^^
註:請原諒我的莽撞和任性。我知道我有。

Photobucket

日子過得飛快,又到了2010。
一樣,對今年該有所展望:
i) 要活得更自由自在。經濟上,精神上,心理上。
ii) 攝影、設計、文字、繪畫都要有所進步,也要有所收成。然而,這一切,修心為上。
iii) 對大自然裡的一切,應該更具體的付出。
iv) 孝
v) 學會更具體的經商概念。當然,誠信先行。
vi) 好好發掘也感受 “感動、正義和勇氣”
vii) 健康
viii) 發善心、做善事
ix) 溫柔的對待全世界

註:好像沒有了。呵呵,還真的是越來越清高了~

Photobucket

關於那些該做的事該說的話該走的路該畫的畫該圓的夢該想的人

註:我用忙碌的散漫堆積成一片空白
註:九月一日開始展出,我的畫布,如圖。

Photobucket

原本是答應了要騎車去吉蘭丹會合黃老大的,卻因為手頭上未完成的工作,還有重新掌握了的工作動力和節奏,我留了下來,繼續在啊五(電腦)面前相互折騰。
我是在不到一個小時之前才答應出席拍攝這個活動的。雖然早在一個月之前麗已經“邀請”我出席拍攝現場的照片,我卻不敢對太遠的事給予承諾,遲遲沒有答應。
演出的單位是“美門藝術團”,是一個由殘障人士所組成的演出團體。我自認沒有歧視殘障人士,同時也反對用同情的眼光來看待任何的生命形態。
“當你有一絲同情,上帝就已經死亡” 這是尼采說的,我把這話奉為座右銘 。
我在現場架起了三腳架,上面再安裝一枚200mm的鏡頭,投入的取景觀察,再按下快門。200mm 加上APS-C 的機種,焦距馬上增長1.5倍,把我和演出者之間的距離拉近了很多

第一個演出的項目是三大民族的舞蹈同臺演出。不知道是甚麼原因,可能是音樂,也可能是現場音效,還有演出者豐富的神情、肢體語言和氛圍。在很短很短的時間之內讓我深深的感動 。
我不懂得怎樣去說明這種感動,那是很複雜的一種情緒,包含了很多很多很深刻的,卻不是單一類型的感觸,在一瞬間糾纏交織;是一種我拍照將近二十年所不曾體會的感受。一下子全部的思緒幻化成一股很濃很濃的電波在全身流竄 ,並在每一根神經線的末梢迸發

語言和思路在剎那間完全喪失,我只能用感受去感受。
因為躲在相機背後… 於是我安心的讓淚水靜靜的流。

註:美門藝術團 |日新獨中 |20090718
註:我還記得那感動,卻依然喪失描述的能力
註:謝謝麗麗姐。下一次再有演出,我給你買入門券

Photobucket

這個國家欠下人民太多的交待,看來,並不打算解釋或是改過了。
他們依然蠻橫的把法律、權力和輿論玩弄於掌股之間。
今天又再鬧出一條人命了。
你不要期望有誰會負責,更遑論有誰會引咎辭職。

這個國家,讓我想要愛國卻更顯得太沉重。

今天,黑色。

除了民主,讓我們一起哀悼人權也隨之死亡。

註:這筆賬,要記在國陣的頭上。